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叶黄】【明星叶×记者黄】假的(2)

假的(2)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天晚上黄少天按响门铃第一句话:“把电梯接上,快一点。”

而叶修对于自己的小伎俩被黄少天识破似乎没有太过惊讶。

黄少天穿着干净崭新的白袜子坐在叶修阳台上的老式摇椅里,手里攥着采访的稿件给自己扇着小风。

“我说,你是记者吗,赶紧来采访啊。”叶修端了茶和三明治放在墨色茶几上,“你可快点儿啊我时间很宝贵的。”

黄少天撑起身子十分无赖地说:“哦,那你就偷拍我啊?”

“那不是我拍的,那是我叫我经纪人拍的。”叶修哭笑不得。

黄少天完全没客气,闻了闻三明治的味道确定叶修没给他拿过期的食物,才下口。

“那行吧,就说说吧,你为什么突然要录制唱片啊?”黄少天吞下一块红红的番茄片,有些嫌弃的把茶水推给叶修,“你有没有牛奶啊什么的,哪有三明治就茶水的,去弄点儿奶茶什么的来。”

“公司要求的啊,我也不想,拍戏就够累人了那有空弄唱片啊。”叶修把黄少天的杯子端起来,一口饮尽,又把杯子推回去,“牛奶在冰箱里你自己去拿。”

“你知不知道不能乱翻别人家东西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那就别这么多毛病了。”

“你下次番茄片别切这么厚,太酸了,优格酱都没什么味道了。”黄少天掀开中间那片三明治夹层,把番茄片挑出来单吃了。

“你等周末过来吧,我做晚饭给你吃。”叶修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职业习惯让他吃饭很快。

“你唱片是什么题材啊?”黄少天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拿起杯子慢悠悠的走进茶水间。

“你懂得。”叶修开始收拾起桌上的残骸,把盘子摞在一起,自己杯子里的茶水也慢慢喝掉。

“哈,你谈过恋爱吗,就作这种题材。”黄少天嘻嘻哈哈的开起玩笑。

“没有。”叶修回答道。

“那你可怎么办,没谈过恋爱怎么会有灵感?难道要找个人谈恋爱吗?”黄少天干脆拿了整盒的牛奶到客厅,“那你可得找个脾气好的,不过不是脾气特别好的人,估计人受不了你这种性格,你得找个……有才华的,有活力的,强势管得住你的,脾气好的,对,脾气一定要好。”

叶修没说话,眼瞅着黄少天一个人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在柔光灯下眼睛显得更亮,嘴唇的色泽越发粉的诱人。

黄少天把牛奶倒进刚刚的杯子里,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又接着说:“你看楚云秀,你觉得楚云秀怎么样,我觉得楚云秀就不错。”

叶修笑着摇头:“你知道什么叫拉郎配吗?”

“……你不会是要对苏沐橙下手吧,她不是你妹妹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禽兽……”黄少天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你在想什么呢?”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诶对了,你那杯子,刚刚我喝过了,就那口,那个边儿。”

“卧槽。”

黄少天觉得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坎儿,他赶忙放下杯子,捂着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你占我便宜?”

“额,”叶修习惯性的蹭了蹭眉毛笑眯眯地说,“是你,占了我的便宜好吗?”

“你别逗了,叶修你这个流氓。”黄少天抿紧了嘴唇坐在叶修旁边的沙发上,“你得补偿我点儿什么吧。”

“年轻人你要讹我吗?”叶修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靠坐在沙发上。

“当然不是,这是利益交换啊,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了。”黄少天打了个响指,非常具有职业素养的掏出了他的录音笔。

叶修点点头。

“之前听说你跟某女演员出去内个……是不是真的?”黄少天露出有些恶意的微笑,可以的凑近了叶修,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一副小老鼠打算盘的精明样子。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稍稍迟疑了几秒,突然伸手捧住他的脸,叶修的脸孔蓦地放大了数倍,唇上瞬间一热,随后就是下唇被吞入温暖潮湿之地的触感,灵活的舌尖很快撬开齿缝,卷住他的舌头猛地吮吸——舌根发麻,连带着脊椎都麻痹了。

好像过了一个毫无准备的期末考试的时间那么长。

叶修放开黄少天,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明摆着一个大写的“懵逼”。

“首先,是假的,其次,我觉得不管是谁,都不如你更合适。”叶修捏着黄少天的下巴,细碎的吻着他的嘴唇,“我给你三天考虑时间,周末晚上来我家吃完饭,八点,如果你迟到了,我就去给其他报刊的记者说蓝雨周刊的记者黄少天先生对我……我觉得你应该明白的。”

黄少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还处在懵逼状态,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于是被叶修又趁机蜻蜓点水般的在他嘴唇上偷了个腥儿才放开他。

 

说起来比上一章开头唠唠叨叨讲述叶修红的原因那一段之前,也就是更之前——黄少天最早一次听到叶修的名字,是在五年前的大陆音乐新人奖,叶修当时好像是被提名,并没获奖,人嘛,当然都是只关注第一名,亚军季军到底是谁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那时候叶修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选秀比赛出道,虽然拿的是冠军,但还是被季军的风头迅速盖过去——季军长得比叶修这个冠军要讨喜的多。

然后正式出道,发唱片单曲,走的是很重的民谣风格,但很可惜的是那年头并不流行民谣,而是摇滚,于是叶修再一次被隐没与汪洋大海,虽然有一小批粉丝,但总不能靠着小众口味吃饭。

于是叶修先生另谋出路,嘿嘿嘿的跑到C市地价最贵的商贸区开了个火锅店,雇了个漂亮女店长叫陈果,店里装修的特别文艺,铺的是透明的钢化玻璃地板,地板下面是奇形怪状的鹅卵石,墙上贴着浪漫简洁的壁纸。

叶修开店之后整个人都没什么事情做了,完全放空,虽然自己没什么宏图大志了,但是嘉世公司明显没有把他放置PLAY的意思,他的小助理还是细心的给他制定着健身计划以及各种活动——就在他这可怜的助理孜孜不倦的催促引导之下叶修的身材倒是一天好过一天,看起来也有些成熟男人的魅力了。

明星效应加上叶修这张终于撑起了台面的脸,店里的生意猝不及防的变得红火,虽然叶修对外一直称是陈果的功劳,但陈果却一直腼腆笑着不置可否。

于是新闻上就有报道啦:歌手叶修转行开餐厅,生意红火,与其女店主关系密切。

黄少天看完报道也跟着调侃了几句现如今的记者真是嘴上不积德,也不用这么嘲讽人家是过气明星吧。

不过黄少天那时候还是个小虾米每天忙得团团转,有空就是在家写稿子赚外快,哪有时间去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吃火锅,再之后听说叶修陆陆续续接拍了一些小角色,基本都是龙套或者故事情节敷衍了事的男3,不温不火的这么过着,不至于完全消失在电视屏幕上。

只是后来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杭州飞广州的飞机上,黄少天和叶修巧遇了一下,偏巧了他俩座位是挨着的,黄少天看了他两眼没认出来,只知道他眼底发青睡得浑浑噩噩想必是年节的时候忙给累坏了,于是在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天昏地暗的时候给他要了条毯子。

快下飞机的时候黄少天把叶修晃醒了,叫他赶紧清醒清醒,下了飞机风大,可能会冻感冒。

然后黄少天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但是感情这事儿谁说的准呢,偏就这么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过完年之后的开春,叶修吧自己的火锅店重新装修了一遍,装修期间他闲的不得了,因为大小事都被苏沐橙和陈果一手揽走,于是他只好多接了几个钟表店和奢侈品店的剪彩。

王杰希代言的那个牌子的眼镜店在北京开了分店,叫他去剪彩,碰巧撞上了黄少天。

黄少天个子不矮人却灵活的很,身手也不错,人群里穿梭着来去,来来回回拍了不少照片,叶修看着这小家伙从他身边来来回回过了很多次,虽然没琢么出来正确的搭讪方式,但看着活动结束时间越来越近,随性什么也不想了一伸手拽住了他胳膊:“你过年回广州老家了没?”

黄少天还以为自己被搭讪,再加上叶修穿的像模像样,脸突然有点儿红:“回了。”

随后叶修就索要了他的名片,但却迟迟没有联系他,于是久而久之黄少天也忘了这茬儿。

 

“CUT!CUT!”导演拳打脚踢扭曲的跟浑身痒痒的猴子一样走向方锐,“能不能有点儿感情!再迸射出来一点好吗!”

方锐翻了个白眼儿,真想甩剧本走人。

扭过头一看,叶修先生已经录完了室内的两条动作戏,正优哉游哉的坐在导演后边看着他同一个女演员撒泼。

方锐冲他勾勾手指,两个人一起出了租赁的平房小院儿。

脱离了这个院子方锐感觉整个人都变好了,开开心心的搭着叶修的肩膀走了几百米路进了咖啡厅。

方锐喜甜,加了不少糖和奶精,咖啡的馥郁香气完全被甜奶味儿覆盖,叶修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茶。

“年轻人可以啊,实力赶超咆哮帝啊。”叶修笑嘻嘻的逗着方锐。

“诶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记者那个,那是怎么回事儿啊?”方锐用勺子随意的敲击着杯底。

“你说呢?”叶修懒得重复,随意的敷衍过去了。

“什么我说呢,”方锐明显感觉到了叶修没正经的态度,秉着八卦为人民的本质,方锐抄起勺子伸到叶修嘴巴前面,“我就采访采访你,那个记者到底是什么样儿的人啊?早前知道你对人家居心叵测,现在你这打开第一步了,接下来呢?”

“长得有点儿显小,眼睛挺大的,运动细胞应该也还可以,嘴巴亲起来感觉也不错……”叶修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回味起那天黄少天嘴唇的触感,有点儿心动,至于运动细胞嘛,好歹爬了15层楼呢。

谁知方锐一下子收回勺子,有点儿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谁问你这个啦,你看你那流氓的样子,我是问你性格,性格!”

“开朗,乐观,看着挺懂事儿的……”

“就因为这个!”方锐一下子暴怒,“就因为这个?我也可以啊!为什么他行我不行啊!我就这么不堪吗!”

有点儿尴尬。

叶修迅速戴上墨镜遮住了脸,压低了嗓音对方锐说:“大哥,你不要在这种地方跟我表白好不好?”

方锐脸上还保持着暴怒,反身扶起了刚刚倒地的椅子,拿了桌上的手机就往门外走,叶修迅速跳起来拉住了他:“我靠你干嘛去,你表白完了我还没给回应呢你就走!?”

“别臭美了你不觉得我情绪很到位吗?我赶紧回去把刚刚那条拍完就收工了我!”

面对方锐这种借着拍戏灵感吃霸王餐的行为叶修表示很不爽,以后他不会再跟还没出戏的人喝咖啡了,绝不。

 

方锐知道那张名片的故事,非常清楚——那名片就放在叶修的皮夹里,倒扣着,放在一个隐秘的夹层里,是有一次他们出去吃饭,方锐替叶修找零钱翻到的。

后来方锐拷问叶修,以为他和记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私下交易,例如说,嘉世公司给叶修制造绯闻,给这个报社第一手消息,然后这个报社带动出更多报社对叶修的吸引,从而一浪接一浪的把名气带动起来。

然而在叶修耿直的向方锐解释了他“一瞬间怦然心动”的过程的时候,方锐倒是被叶修惊了一下,毕竟在方锐眼里叶修是个少年老成的家伙,这种一见钟情的故事,是应该发生在“万万没想到”里的。

于是方锐问他:“所以你下手了吗?”

叶修眨了眨眼,又挠了挠耳朵,搓了搓手,最后憋出一句:“我怎么能就以这样的身份形象地位去见他呢?现在还不是见他的好时机,等我把自己变得再好一点。”

“卧槽你玩儿真的啊!”方锐骤然之间爆笑起来,一巴掌拍在叶修肩头,兀自“哈哈哈”个不停……

几秒钟之后方锐撇了撇嘴,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随你”。

于是一条“普通咸鱼”叶修先生,为了成为一条“翻了个身的咸鱼”的叶修先生,催促着在圈子里人缘明显比他好很多的方锐想了很多重出江湖的办法,最后他们兜兜转转的联系到了资历更老的魏琛。

且不说魏琛和黄少天还有着弯弯绕绕说不清搅不明的关系,就说以魏琛的身份人脉,虽然在圈子里呼风唤雨做不到,但是扇扇阴风点点鬼火搞点小乱还是可以的。

叶修把一年间所有正在筹备的剧目都看了一遍,最终相中了一个谍战剧,苏沐橙当时有些不解,这个片子里除了那个已经确定的,饰演正面人物的主角,是从十年前就一直红到现在的实力演员,其余人几乎都是新面孔,除了剧本和ST是优秀配置之外,也没什么其余的特色了。

叶修倒是摇了摇头,一边翻着剧本一边解释:“都这年头了,搞点儿不一样的总是好的,这年头还有几个小姑娘喜欢纯粹的言情啊,眼光要长远。”

魏琛那边接到消息后,一边在微信上不停骚扰着叶修管他要今年他们火锅店全年的打折券,一边用手机联系着那个叶修看好的角色的预备演员,三说五说,背地里跟那年轻的预备演员把这个剧黑的不成样子。

最后那演员没经住魏琛的胡诌白咧,推了角色,从而使叶修先生成功上位,打响了新年的第一炮。


评论 ( 9 )
热度 ( 84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