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叶黄】【现代架空】【明星叶×记者黄】假的(1)

首先,在此声明,文中情节,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ㅍ_ㅍ 

1.

   叶修带着大墨镜和深色口罩跟黄少天去宜家挑柜子的时候,正赶上年节,商场里挺热闹的,挤得叶修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等坐着观景电梯上了八楼,黄少天才允许叶修摘掉那其实很显眼的墨镜和口罩。

    “是你自己一定要出门亲自挑柜子的,都说了过年过节商场人多,你还非要挑在这个时候来买,明明各个款式我都做了调查报表给你,你还是这么龟毛……”黄少天拉开背包把叶修的口罩墨镜小心地放进防护袋,又塞进背包的夹层里,一边数落着叶修的任性。

   “反正八楼咱们也是常客了,到了就可以摘下来了。”叶修耸了耸肩膀,难得的没有多做反驳。

    最终叶修挑了一款乳白色的柜子,上面刻着非常精致的花纹,正面摸起来凹凸不平但是缝隙之间非常细腻,顶多一根针的粗细。

    黄少天在一旁结了账,填好收货地址,看叶修还在闲逛登时有点不爽,一扯对方的袖子把他从柔软的沙发上拽了起来。

    叶修无奈得很,只好无赖的依靠在对方身上,做出一副柔弱无骨的样子,然后迎来黄少天的一顿痛骂。

 

    早些年叶修小有名气的时候黄少天只是个娱乐周刊的记者,并且是个十分普通的娱乐周刊的,普通的记者。

    那时候叶修经常接一些可爱又迷人的反派小角色,并且都是男2男3之类,并不引人注目,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悲欢离合,某知名大咖在一个阳光正好的日子里,一个电话拨给导演,开了个大大的天窗。

    于是注定不平凡的叶修先生,非常幸运地成为了男一号,并且饰演了一个有些痞气有些骄傲又身世悲惨的高智商反派,当然这些女人看来非常帅的加分点被黄少天概括为两个字——“中二”。

   就靠着这个有点儿中二的角色,叶修瞬间红了起来,主编叫黄少天去采访叶修的时候,黄少天其实是拒绝的,但是随着于锋出差、郑轩休病假、宋晓有任务在身、徐景煕最近失恋了无法工作,和“瀚文他还只是个孩子”,责编喻文州轻轻地拍了拍他多年老搭档的肩膀,目光表现的十分深情。

    等黄少天拿着同行递给他的叶修行程表以及其经纪人联系方式的时候,写在第一页的第一行大字,是“不好搞”。

    黄少天有点儿方方的,心里有些急,又有点儿生气。

    等拿着地址到了叶修的公寓楼下,按响门铃,居然是叶修亲自接的,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及一段对话之后,黄少天得到了这样的信息——

叶修今天休息他家住在15楼电梯坏了他是绝对不会下楼接受采访的

    ……靠。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行程表,现在是下午两点,两点五十他有一个重要的记者会要去参加,记者会在滨海路,而这里是荣耀新街,也就是说他两点半就必须上车,他只有半个小时的采访时间,这半个小时还不包括他爬楼梯的时间……

    黄少天掏出手机给喻文州打电话,语气严肃:“我能不能不采访他。”

    “……恩……”喻文州思考了两秒,斩钉截铁的说,“不能。”

    电话被很直白的挂断了,喻文州有些惊讶,黄少天居然没多跟他抱怨几句再挂,这有点不合常理。

    而另一方的黄少天用行动解释了原因,他刚刚爬到七楼就已经累得呼哧带喘,还有没有命跟喻文州汇报工作还是两说,但是想了想自己口袋里的工资卡,以及这个月新出的高达模型……他还是爬上十五楼了,他觉得自己实现了一个自我的新高度,各种意义上的。

    “你好。”叶修半开着门,穿着舒适的家居服,手里端着热咖啡,好整以暇的依靠在门框上,带着些恶意的微笑。

    “你好,我叫黄少天,蓝雨周刊娱乐版的记者,今天来采访您,请您务必给我十五分钟的时间,谢谢。”黄少天扶着门框半弯着腰,表情痛苦,喉咙干的仿佛要呕血。

    叶修点了点头,转过身进了屋子。

    黄少天跟在他身后,有些局促不安,叶修家里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毛绒毯子,他根本没穿拖鞋,而他,明显也不能穿鞋。

    “进来随便坐吧,喝点什么?”叶修走进沙发后面的半开放式吧台,拿了一罐茶叶出来,又转过身去烧热水。

    黄少天快速的脱掉鞋子走上地毯,做到沙发上之后双脚交叠,左脚遮右脚。

    等叶修端着茶回到茶几旁边,已经过去快五分钟了。

    “你们为什么不叫个女孩子来采访我呢,我可能会愿意下楼接受采访。”叶修一边喝茶一边很随意的打开了电视。

    “抱歉,蓝雨没有女记者。”黄少天没多废话,也不想揭开他们蓝雨编辑部最痛的伤疤。

     他打开录音笔和记事本就开始提那些准备好的问题,但是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没准备好。

    叶修明显流露出不想配合的样子,总是岔开话题或者打断提问,最后还质疑了一下黄少天的专业度,等黄少天好不容易磨完,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叶修反而专注起来,紧紧地盯着黄少天看。

    “麻烦您把茶杯收了好吗?”黄少天抱着自己的背包,脸色发青。

    “会有人收拾的。”叶修讪笑。

    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两相无言,黄少天看了看表,咬着嘴唇十分难堪的说:“好吧对不起我袜子破了,麻烦您把杯子收了好吗?”

    叶修弯起嘴角,拿起杯子转身进了茶水间。

    那天回去以后黄少天就死活都不肯再接叶修的采访任务,宁可去采访那个冰山一样的韩文清,或者那个容易害羞、沟通起来有些困难的周泽楷。

    说起来虽然叶修有小小的走红之势,但还是不足以让嘉世公司得到更高的收益,相比起同时冒头的微草公司王杰希以及雷霆的肖时钦还是有些微逊色,他们两个人一个是以形象多变、曲风独特的音乐魔术师著称,另一个是以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成为老戏骨而知名。

   黄少天自那次之后就没有再接到关于叶修的工作,唯一一次还被他强硬的拒绝了,三周之后郑轩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夹冲进了喻文州的办公室,表情委屈,眼眶发红,黄少天甚至产生了郑轩要和喻文州兄弟相认的错觉。

    可以看得出来郑轩在诉苦,非常委屈的那种,而喻文州也表现出了适当的心疼与安慰,等郑轩委屈巴拉的出来之后,黄少天赶紧拦住他非常义气的凑上去关心了一下。

    “你咋啦,谁欺负你了,我跟你说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要太在意了,现在这些明星就是,唉,恃宠而骄你懂吧。”黄少天随手抢了于锋的咖啡塞给了郑轩。

    “我去找叶修了,一开始他说他电梯坏了,我爬了十五楼上去,我刚到他家门口,他就要出门了,还是坐电梯下去的,我上楼的时候电梯明明写的是驻停,他没告诉我,还说他忽然没时间接受我采访了,叫我下次来。”郑轩捏着黄少天的肩膀,眉头皱的可以挤一座山,眼圈泛红,委屈的不能自已,“我等到他晚上九点,他回家第一句说,他的相关问题找他经纪人,电视剧的相关问题,叫我去看剧本,然后拿了一摞剧本给我,让我慢慢看,他那里还有好几份……”

    最后郑轩翻了个白眼,痛苦的懒得重复自己压力山大。

    黄少天一下子愣住,想起了自己的十五楼,默默的在心里,给叶修扎了个草人。

   “郑轩你别难过,叶修这种人,唉,红不久的。”

 

    黄少天的话一语成谶,没过多久报纸上就刊登出了叶修的丑闻,耍大牌引起交通事故,暗地里和毒品交易有关系,总之是跌破了众人的眼镜,很快遭到了公司的雪藏,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少天,”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叶修几乎把咱们部门每个记者都得罪遍了,主编看了看,还是……”
    黄少天哀嚎着从幻想中醒过来。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叶修过得很好,很快有了新戏,甚至跟多年压轴贺岁档的老牌导演约好了今年下半年的新电影拍摄,并且剑走偏锋的尝试接手一些正面人物的角色,例如说他将要去上海取景的那个民国片,黄少天看完叶修的试妆照和人物介绍,整个人的眼眶里几乎没有黑色。

   “少年侦探?他都快奔三了,哪儿像少年了?”黄少天随手翻了翻后几页,倒觉得男二长相相当清纯可口,“这才像个少年嘛。”

    “那是周泽楷。”喻文州随口答道。

   “卧槽。”黄少天想起了他上次,也就是不久前跟周泽楷会面时那并不算顺利的一次采访,周泽楷红着脸,叫他少喝可乐多喝水,当时黄少天并没反应过来周泽楷脸红只是因为容易害羞,顺嘴跟周泽楷多说了一句“要优雅不要污”,被江波涛努力糊弄过去了,并没跟周泽楷解释深层的意思。

   “叶修从上海回来的日子大概是四月十五号,下午3点的航班,然后他好像要去见个音乐制作人,姓方,曾经给王杰希做过唱片的那个。”

    “方士谦?”黄少天收起摊在桌面上的资料,回想到他还是小虾米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印象中得方士谦跟报纸上写的一样,谦逊和蔼,温柔而充满才气,直到方士谦退出娱乐圈,他还是报纸上那个微笑着的大哥哥的样子。

    “你是说叶修,还要涉足……唱片?他为什么不去曲苑杂坛呢?” 

    面对黄少天的提问,喻文州只想静静。

    然而两天之后黄少天还是不情不愿的抱着他的PAD坐在了候机大厅,看到叶修粉丝群里那些可爱的小妹妹们,黄少天砸吧砸吧嘴,觉得自己长得其实比叶修帅很多,只不过黑眼圈有点严重,身材嘛,也不像叶修那种被刻意包装出来的艺人,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黄少天肌肉轮廓不明显,顶多就是不会让人觉得他是白斩鸡的地步,唯一比叶修好点的地方,大概就是叶修整体呈现一种青年人的味道,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脸部线条坚硬,眼睛的形状是菱形,内眼角开的厉害,内双,嘴唇也薄,散发着成熟的荷尔蒙。

    而黄少天则肤色偏白,干净光滑,尖下巴有些可爱,撇嘴的时候脸蛋有些发肉,一双桃花眼,睫毛很长,嘴唇不容易干,樱花一样的粉色,还是个少年的感觉。

   拿着PAD简单看了一下明后两天的行程表,黄少天突如其来的感觉有些乏累,昨晚加班帮于锋整理前段时间他出差带回来的M国的新闻,两个人守着电脑修改选材到半夜三点,七点钟又爬起来去买早餐,花了半个小时吃了一顿像样的早餐后坐地铁到了单位,打卡,上班。

    于锋曾经问黄少天为什么不开车,黄少天家住C市4环某评价良好小区,那个小区内几乎清一色的白领,老人家都少得可怜,以前黄少天是开车的,开了三天,那辆车就被他残忍的闲置了。

    一个小区,八、九幢楼的白领,在每天早上七点多钟同时启动,争先恐后的划卡出小区,跟一分钟一个的红灯一样,然后他们还要一起上桥,一起出四环,一起挤上上班高峰期必经之路,一起……黄少天觉得脑子要炸了。

    还不如坐地铁准时准点,而且还不用花心思去考虑如果堵车了该怎么绕路最快。

    所以在黄少天端着咖啡,背着电脑包慢悠悠走出长长的挤满汽车的小区通道之后,小区内的车辆有明显减少之势。

   说回正题——

   黄少天困得不得了,连着灌了两杯咖啡,完全没用。

    他抬眼看了看,隐约看到类似飞机延误的消息,给自己设了个闹表,决定抱紧PAD打个盹儿。

    这个盹儿打的很舒服,没有人来叫她去工作,没有人叫他爬楼梯,也没有人扣他工资,只有甜甜的睡梦,他梦见他跟喻文州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个人在80平的小房子里,喻文州辛苦的一边在餐厅打工一边在猎头网上找工作,那个时候黄少天已经非常好运的挤进一家日报社做后勤了,后来他应聘到蓝雨周刊,然后,被喻文州的电话吵醒。

    黄少天被喻文州的电话吵醒的时候,几乎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文州。”

    “少天,快起来,朝阳大道的那个剪彩礼,你得去。”喻文州的声音虽然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但是足以把黄少天吓清醒。

    “什么,什么剪彩礼,”黄少天手忙脚乱的翻出PAD,“卧槽快五点了!?”

   “是啊。”喻文州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叶修呢?”

    “他说叫你睡足了,晚上九点钟去他家找他,对了,电梯还没修好。”

    黄少天一抹嘴角的口水,挂了电话就往朝阳大道冲,坐上出租车才有空翻开自己在刚刚狂奔的时候,喻文州发来的短信。

    第一张是叶修发的微博的截图,小图并不能看清具体内容,等翻开第二张,他看着自己靠在椅子背上睡得天昏地暗还流哈喇子的样子,觉得晚上见到叶修他一定会羞愧致死,叶修那条微博上还十分讨好的写着,“在机场等我的记者,辛苦了”。

    黄少天微博悄悄私信了叶修两个字:“呵呵。”

    他知道叶修不会看见的,因为他的微博并没有认证。

——————————————————————————————

 作为一个时隔这么久,并没填坑还挖了新坑的人,我表示很抱歉,以及,新年快乐blingbling……啊哈……哈哈……哈……(干笑)

评论 ( 18 )
热度 ( 110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