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叶黄】【警察黄少×消息贩子叶修】安静(01-02修改版)

    上一次发的的修改版OJZ

    最近太忙了QAQ


    警笛呼啸而过,很快包围了这一片原本死寂的荒芜街区,黄少天一身便装,面色不善的从车上冲下来,一边碎碎念一边从后腰抽出手枪装填子弹。

    “靠靠靠,什么时候出事儿不好非要赶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今天晚上的相亲不顺利回家又要挨骂,妈的有完没完,每次都是他,就不能让我顺顺利利相完一次亲……”

    旁边的郑轩一边检查手里的枪械一边无奈地回答:“黄少你就别念叨了,我们这种没机会相亲的单身汉可是压力山大啊,你条件这么好相什么亲啊?”

    于锋捏着手里的对讲机悠哉悠哉的把玩:“嘿,他啊,家里有个这么全能的老妈,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黄少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一想到自家母亲大人,他就头疼的连话唠的本性都发挥不出来了。

    黄少天今天二十有六,正是建功立业勇攀高峰的年纪——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刚从美国FBI见习特工转正,混了不到两年,事业也能算是风生水起,连续两桩大CASE他都是主要破案担当,上头对他印象很好,多混个几年没准儿就能得到更高的提拔。

    到时候镀了一层金的他回国,那绝对也是那儿都争着要的一块儿宝,偏偏自家母上是真不省心,一场大病把他急急忙忙召唤回国不说,还要求他赶快回国安定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他说儿子不在他一个老母亲是多么的劳心劳肺孤苦伶仃,黄少天本来转过头想跟他爸爸求助的,但是一看他爸爸的表情他就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

    认命的从美国调任回中国,安排在众明面儿上的警察背后的特殊部队里,虽然也能算是个高级警官,福利待遇也不差,因为上头还有个喻文州做总队长,出了什么事儿几乎都是他全权负责,所以每天也有些颐养天年的意味了。

    本来日子挺太平,中国也没那么多电影小说里的高智商犯罪的变态杀人狂,他们这儿沿海,做海运倒卖白粉儿生意的很多,本来平时那些小虾米小喽啰也不需要黄少天他们这种特别部队亲自出马,偏偏就赶上今年这好时候,那个被黄少天恨到孙子辈儿的人出现了。

    “卧槽这死人到底叫什么啊,总不可能真姓君吧?小伙子挺有个性啊,国安都吃白饭的啊?到现在都没个实底儿,咱天天就追着他屁股跑,闲着没事儿出来浪费子弹玩儿,上次留下个布娃娃,上上次留下的是什么来着?玉镯子?我操他送嫁妆呢?”黄少天紧了紧自己的腰带抱怨道。

    “哈,你不知道就别瞎说,人家那叫特别调查部队,”于锋把手上的近郊地图扔给郑轩,拿起对讲机转头说道,“喂喂,四组准备完毕,四组准备完毕。”

    郑轩看着一脸不耐的黄少天深感压力倍增,摊开地图放在车头上,指着近郊的一处对黄少天说:“喻队说了,君莫笑现在被围堵,以他的作风很有可能迂回到偏远的地方,伺机包抄,侥幸……”

    “行了行了行了,别说了,君莫笑君莫笑,听他名字我都要吐了,烦死,你们去,我去南边外围守着。”黄少天晃了晃手表示不想再多做讨论。

    郑轩耸了耸肩,撇了撇嘴扭头去找于锋了。

    

    君莫笑,现在G市通缉名单上最火的人物,不杀人也不贩毒,倒买倒卖消息的“正经生意人”,有一个看起来很庞大的地下组织,但是知道内部消息的人都清楚,那个组织根本不超过10人,比路飞那一船的人多不了几个。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据说是一夜之间,国家内部数千个秘密网关被同一时间打开,大量的消息渠道被另辟蹊径的特殊方式复制粘贴并且垄断,而那些隐匿在幽暗处的地下组织也是惶惶不可终日,他们相对于国家内部而言更快的发觉了机密被窃取的情况,君莫笑带领的那个火红的组织符号几乎是把他们那个圈子的内外八行得罪尽了。

    那个代表着计划与变革的夜晚,安全防卫系统没有做出任何提示,与此同时H市郊区的一处被改造了大半的地下停车场传来阵阵碰杯声。

    直到来年三月,政府才不得已在重重压迫下公开了这件事,被各大媒体戏称为中国版斯诺登。

    

    夜色深了,黄少天虽然相信喻文州的估计没错,但是多年的训练还是让他十分警惕,再加上对君莫笑脾气秉性的摸不准更让他有些不安定,虽然蓝色帽衫和仔裤让他看起来只是不知情的普通路人,但实际上他身上小心的别着手枪和铐子,被衣服遮掩住的地方肌肉紧绷,格外紧张。

    人影从看起来空荡荡的便利店前面一晃而过的时候黄少天条件反射的想去摸后腰的枪,但他很快看清那人闪进了便利店,神色淡定,甚至侧脸让他有熟悉的感觉,不像是那个,唯一一次君莫笑因为奔逃时间太赶而疏忽了,没有清理掉的一盘监控录像里看到的那样,面容怪异,脸上好像有许多烫伤和疤痕。

    他跟着走进了便利店,从便利店往外面远远看去,这条路上的路灯甚至都很少,昏暗又迷蒙,黄少天不自觉的摸了摸脸,随手拿起放在店门口处的一个苹果就冲里面挥手招呼道:“诶!老板!苹果怎么卖?”

    从货架深处传来的喑哑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老烟枪了,黄少天抿了抿嘴,手里颠着苹果,慢慢往声源处靠近。

    那是个佝偻着身子的男人,穿的很多,看不出身形,还带着帽子和口罩,黄少天看他慢慢支起身子来,右手不做痕迹的摸向了后腰。

    那人抬起头来,眼里一闪而过的惊喜清晰可见,黄少天皱着眉头,听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少天?”

    会这么叫他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喻队长,一个就是他。

    “叶修?”黄少天看面前穿着厚实的男人摘下口罩和帽子,露出了那副十分熟悉的面容,他好像还是老样子,不过明显瘦了很多,也精神不少,眼底眉间的神情配合着不羁的唇角,那副神态总是让黄少天觉得他不论什么事都胜券在握。

    “好久不见。”叶修习惯性的从裤兜里摸出烟来点上,微微笑着看他。

    “从训练营毕业之后你去哪儿了?都没人知道你的消息,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临走前还是你说的苟富贵莫相忘,结果你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吧,我们这些人可是苦的要命啊。”黄少天狠狠的捶了一把他的肩膀,烟灰一抖落在地上。

    叶修苦笑着摆了摆手,“别提了,我才是真的坎坷啊。”

    叶修原本是当初和黄少天他们一起在FBI训练营里做见习特工的朋友,甚至叶修比他还早几年进去,黄少天加入训练营的时候,叶修已经是大受好评的优秀预备特工,黄少天那时候小,不懂事儿,毫不掩饰自己对叶修前辈的好奇和敬仰。

    当然,黄少天的敬仰可不是一声声的叶修前辈叫着,端茶送水,他向来是单刀直入,从朋友那里讨到叶修的联系方式,就是一通狂轰乱炸,发短信打电话写书信,想尽各种方式向叶修下战书。

    叶修被他烦的不得了,比枪械装填黄少天永远慢他三秒,第一次比的时候甚至要更慢,黄少天还没装到百分之九十,对面的叶修就举起枪,“砰”的一声,他就被一个叶修口头发出的子弹打死了。

    更别说其他的像什么战情分析,心理学,突发情况的应对,以及逃脱技巧,黄少天根本就不是个儿,每次都在模拟战中被叶修杀的屁滚尿流。

    后来有一次,黄少天把今天刚拿到的模拟题本交给叶修,是关于强奸案例的,叶修二话不说就把他推倒在房间的床铺上,黄少天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剧烈的挣扎起来,但那一刻黄少天才真正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叶修的对手。

    他被按在床上,胯下被叶修一双大手隔着裤子反复揉搓,耳边叶修用低哑诱惑的嗓音说着下流话,一边穿插着对他专业知识的提问。

    黄少天自然是一个都说不出来,大腿之间揉搓的力道刚好,黄少天甚至感觉自己魂儿都被抓紧了,浑身上下的触觉似乎都集中到了叶修碰过的地方,他身上那种呛人的烟味儿此时似乎成了一种催情剂,萦绕在黄少天的鼻间。

    等他颤抖着射出来的时候,他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失神,他瘫倒在叶修的怀里,盯着叶修的脸,当然他很快醒悟过来,滚烫的脸,身体也熟的像虾子一样红,咬牙切齿的要叶修赶紧给他解开绑手腕的铐子,又在叶修凑近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咬叶修的脖子。

    虽然他最后还是被制服了,但叶修身上也挂了彩,这让黄少天虽然觉得羞耻,但还是泄了一部分火。

    后来他和叶修理所当然的发生了关系,那天晚上是例行的全体出巡,晚上没有人查房,叶修和黄少天的室友在叶修安排下换了房间,黄少天那天晚上不知情,但是却没有拒绝,然后,他后悔了。

    那天晚上他被折腾的很惨,叶修好像是发情期的野兽,需索无度,强悍结实的身体把他钉在床上简直轻而易举,他就像只遇见猛虎的兔子,很快被吃干抹净。

    不过直到几个月后叶修顺利毕业,不知去向,黄少天依然不知道叶修到底打得什么心思。

 

02/

    火苗噗呲一声冒头,跟叶修一来一回的聊天已经过了一根儿烟的时间,叶修手里掂量着黄少天递给他的火机,用手指轻轻摩擦了几下说道:“你又不抽烟,用这么好的火儿干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儿讪讪的说道:“这本来是打算给你的毕业礼物,哪知道毕业晚会上根本没看见你,之后,也没再联系上你了,这个火机我就自己留着了呗。”

    叶修一手揽过黄少天的肩膀,另一手取下嘴上叼着的烟,笑着问他:“花了不少钱吧。”

    “没花多少,吃了一个多月的方便面。”黄少天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依靠在叶修怀里的触感让他心里打鼓,他偏过头去不看叶修坏笑着的脸。

    “让你费心了。”叶修突然凑近了轻轻吻着黄少天的耳根,看着他小巧的耳垂儿迅速的发红,然后那可爱的红痕慢慢的延伸到了脸颊。

    叶修跟着那痕迹一路吻上去,直到咬住那对触感熟悉的嘴唇。

    他知道的,黄少天不会拒绝他。

    果然,黄少天转过头来抱紧了他的脖子,很配合的张开了嘴,叶修卷着他的舌头,顺手掐灭了烟扔到一边,腾出手来搂紧了黄少天。

    缠绵柔滑的吻没坚持多久就变得激烈起来,叶修的手已经解开了黄少天的外套,探进了他的上衣下摆,在胸口揉搓了几下后便顺势滑向了后腰,摸到那个坚硬的东西后也没有太过惊讶,抽回舌头问他:“你现在,还是做警察?”

    黄少天喘息着点了点头,他手掌还卡在叶修的裤腰间摸索着,就目前这形势是不可能因为一把枪的出现而终止的。

    亲吻很快接上,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枪连同他的外套扔到一边,抱着他让他坐到了收银台上,周围的空气似乎越烧越热,黄少天能感觉到叶修顶着他大腿的迅速勃起的东西,他的屁股被叶修握在手里反复的揉捏摩擦,黄少天在迷乱的亲吻之间抬起眼看了看墙上的挂表,突然变得更加主动起来。

    他解开了叶修的衬衫,一边吻着他的乳头一边摸索着他结实的腹部慢慢下滑。

    手掌覆盖在那勃起的硬物上摩擦着,黄少天闭着眼专注的舔舐着叶修的胸口,毫不在意叶修的手指已经慢慢滑进了他的裤腰探向了股缝。

    “铃!”手机铃声在一片交缠的喘息之间出现的十分突兀,黄少天却立刻反应过来,收回手轻轻推开了叶修,低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他迅速收拾好自己,转过头去从外套里拿出手机:“喂,队长,你们那边结束了吗?”

    叶修站在他身后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手掌仍在他身上不老实的游移着,显然是很想继续的样子。

    “嗯,好,我马上归队……嗯?没什么,嗯……碰上一个老朋友。”黄少天的脖子被叶修舔吻着,感觉很痒。

    “现在就走?”叶修暗示性的捏了一下黄少天的屁股。

    “废话,我已经不务正业了好吗?”黄少天笑着推开叶修的手,快速的把手枪别回了后腰,一边穿外套一边推门走了出去。

    没走几步叶修就推门追了出来问道:“诶我怎么联系你啊?”

    “我号码没换。”黄少天站在他几步远的地方说道。

    

    叶修推门进去,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他只套了件单薄的T恤。

    “诶哟,老情人见面的戏码真是经典啊。”方锐拖着被打晕的店老板从仓库后门出来揶揄道,“我说你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小乔都担心死了,包子还说他下次也要学你。”

    “呵,”叶修披上外套笑着说,“哪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黄少天现在跟以前可大不一样了。”

    “我看他还是那个话唠性子啊。”苏沐橙也跟着从仓库后门出来,后面依次跟着罗辑、包荣兴和乔一凡。

    苏沐橙是叶修的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确是和亲人一样的角色,她和黄少天也有些渊源,当初苏沐橙也是叶修那个班的预备特工,整个训练营都知道苏沐橙和叶修的兄妹关系,黄少天要找叶修下战书一开始总是找不到人,只好先拜托苏沐橙,一来二去,甚至传出了黄少天追求苏沐橙的绯闻,有一段时间黄少天的朋友见到苏沐橙就对他挤眉弄眼,弄得他有点儿苦恼。

    话痨也解释不清的大概就是绯闻了。

    当然后来这事儿在叶修的安排下不了了之了,所以苏沐橙对黄少天还是有些了解的。

    “你看不出来吗?”叶修掏出黄少天给他的打火机把玩着,“这一款打火机是我毕业之后的第三个月出的,但是质感非常不同,做工特殊,但是常人是观察不出来的,所以价格昂贵,黄少天给我这个,无非是想试试我这么多年,观察力是否退步。

    “至于那事儿,他以前从不主动来脱我衣服,这次的主动应该也是为了摸我身上的伤疤是否和他们的调查资料上的重合,他还摸了我的手上,试探我手上枪茧的厚度,闻我衣服上的气味,因为他们得到的君莫笑的逃跑消息是从东区传来的,东区是一片夜市区,小吃杂食味儿很重,如果我身上有,那么,就可以证明,我不被排除嫌疑。”

    方锐挑了挑眉,笑道:“嗯……不简单啊。”

    叶修歪了歪头微微笑了下,系上了袖扣。

    安文逸从仓库提出一兜矿泉水分给他们,表情平静的问道:“接下来呢?”

    “回‘厨房’。”叶修拧开水瓶喝了几口,“老魏呢?”

    “没跟来,说是不好意思见。”唐柔从里侧货架走出来说道。

    “哟,老不要脸的还害臊呢,”叶修扣上水瓶盖,整了整衣领往门口走去,“把刚才那根儿烟头带走,叫莫凡开车到后门去。”

 

    夜深露重,黄少天两手揣兜儿用外套裹紧了自己,大跨步跑到队伍里,看着一群警服装扮的同事感觉自己格外特立独行。

    喻文州看着他,只说下次多穿点儿,也没问他干了什么,就转过头到最前面那辆警车里去了,黄少天哑口无言,本来想追上去,结果刚迈开腿就被于锋一把抱住肩膀捞了回来。

    “啧,干嘛?”黄少天看着于锋把下巴杵在他的肩头上朝他挤眉弄眼的样子就觉得这家伙没打好主意。

    “三更天了黄少,小心遇上小鬼儿。”于锋捏着鼻子吊起嗓子说道。

    “小鬼儿不就是你吗!”黄少天一巴掌按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看着于锋这又高又帅的鼻梁子不爽好久了其实。

    于锋没反抗,任由他按着,搂着他的腰把他带进了后面的警车里。

    缩在角落里的位置,黄少天被身体发暖的于锋半搂在怀里,也没感觉什么不适应,以前也是这样,他晚上就喜欢穿的少点儿,利索,偏偏他又有点儿体寒,就常在收工的时候被于锋包在怀里,坐着车晃晃荡荡的回宿舍。

    “听说你撞见个老熟人?谁啊?”于锋凑在他脖子边儿上说话,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在他皮肤上,挺舒服。

    黄少天连眼皮都没抬,就闭着眼睛半倚半靠的缩在他怀里小声嘟囔着回答:“没谁。”

    “叶修?”于锋伸手捏了捏黄少天的脸问道。

    谁知道黄少天却反应很大,脑袋一下子弹起来瞅着于锋问道:“你怎么知道?”

    于锋摸了摸鼻子,闷哼着说:“以前同寝的时候我起夜,听到过你叫他名字。”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即换上一脸“你就扯吧”的表情,不过最终他也没多说什么,讪讪的哦了一声,又缩成一团躲进了于锋怀里,车窗上偶尔透进来的光线扫在他脸上,于锋靠的那么近,清清楚楚的就看到了他细细密密的睫毛,还有嘴唇上细微的唇裂。

    “我以前和他,有过那种关系,”黄少天身体下滑,脸颊贴在于锋胸口上,听到他砰通砰通的心跳,把脸埋进黑暗里,“当时街上没什么人,按理来说应该大多被清场了才对,然后我就看到他进了那家便利店,但是我仔细检查过了,他身上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这么久没见了他观察力好像也下降了,但是,我还是觉得他有可能……”

    于锋攥着黄少天的手,用臂弯接着黄少天的脸,让他倚靠的更舒服一点,“为什么这么怀疑他?”

    “你不知道,叶修很强,这才多久,有两年?三年?我不信这么短的时间可以让他退化,而且,他越是这样越是让我觉得反常。”

    于锋没给黄少天做分析,因为他对叶修这个人摸不准,只是单单这么听黄少天的描述于锋没有任何有把握的论据。

    等下车,整完队,进了宿舍大楼,于锋拽着黄少天的袖口问他:“今天晚上要不要过来一起睡,冷。”

    黄少天点了点头,转身找喻文州低头说了两句话就又跑回于锋这边,笑眯眯的样子一扫刚才在车上的阴沉气,嘻嘻哈哈的扑到于锋的背上让他背自己上楼。

    

    叶修推门进去的时候,魏琛正在洗脚,扑腾的一地水,陈果一边叫骂一边把毛巾甩在他脸上,叶修挑了挑眉,头一次连烟都不想抽了。

    “行了行了,别闹了。”叶修到底还是掏出口袋儿里留了多年的软包中华,自己点上一根儿,并且顺利拦截了老魏的抢夺。

    “怎么样,那小子?”魏琛拿毛巾随便蹭了蹭脚底板儿就踢踏着拖鞋挪到了一边。

    “什么怎么样?”叶修反问。

    魏琛转过头来朝他吹胡子瞪眼,无声的干骂了几句,咽下脾气问道:“过得怎么样?”

    “挺好,政府要员,隐藏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特殊部队里的优秀队员,听说年薪可高了他们。”叶修翘起腿,把左脚搭在右膝盖上。

    魏琛看着叶修一耸一耸的身形,不由得就想起叶修刚来找他的时候——

    说白了,魏琛还真没想到自己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有人一直惦记着,当然了,是“贼惦记”的那个惦记。

    他当时坐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因为连周的阴雨,褥子里侧都发霉了,开着电磁炉做着叶修带来的鲜虾鱼板面,他还特有人情味儿的给叶修卧了俩鸡蛋。

    叶修就一直蹲在那台老旧的电视机前面,把机顶拍得震天响,终于找到点儿信号,“还是咱中国政府好,怎么说也给个CCTV1看呢。”

    然后他和叶修一人一个搪瓷缸子,瓜分了那锅面,鸡蛋这种东西在魏琛这儿能算是个稀罕物儿,叶修手多快,魏琛低头前还有俩呢,再抬起头来就剩个嫩白嫩白的蛋清儿了。

    “我操……”魏琛忍不住爆起了粗口,“你他妈日子比我还苦呢是怎么得,怎么还没饿死你呢?”

    叶修好像被面条儿烫了嘴角,一边抽着冷气儿一边儿哆哆嗦嗦的去吸溜碗里的面:“嘿,你是不知道吧,哥可是净身出户啊。”

    “诶哟!酸!”魏琛装模作样的握着腮帮子,“就您这水平还整这文人的词儿,还净身出……下面儿洗干净了吗?”

    筷子啪嗒一声摔在空了的搪瓷缸檐儿上,叶修吃饱喝足抹了抹嘴,“能别这么粗俗吗,好歹也是FBI混过的……”

    “甭他妈扯这些个没用的,说吧,怎么回事儿?”

    叶修话匣子一打开就好说了,三言两语就让魏琛脑补出了一个老狐狸被骗进鸡窝没吃饱就被赶出来的美好故事。

    挺好的,真的,魏琛为了克制住自己心里疯狂涌出的幸灾乐祸的喜悦感,手不着痕迹的绕到背后紧紧掐住了他那床破破烂烂的褥子——什么叫苍天有眼?什么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他听完叶修絮絮叨叨讲的他和陶轩的爱恨情仇,他瞬间就醍醐灌顶。

    然后叶修就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秉承着纯洁的革命友情,魏琛就稀里糊涂上了贼船,他到现在还记得叶修掉捎着狐狸眼跟他说:“看你这日子过得,很寂寞吧老魏?怎么样,哥们儿捎你一程吧?”

    现在想来那时候真是,神龟虽寿……呸呸呸。

    魏琛不自觉地抽了抽眼角,问道:“那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去北京看看毛主席……”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魏琛扔了一脸臭袜子。

 

    安静的办公间,现在是晚上九点半,黄少天坐在警局办公间里,开了一盏台灯,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敲击着桌子,眼睛死死盯着桌面上的文件。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黄少天连眼皮都没抬,等人走近,黄少天才出声:“上头什么情况?如果是又要去帮特种部队削(训)南(新)瓜(兵)就当我不在不知道好了。”

    于锋端着咖啡坐到黄少天面对着的办公桌上:“秘密任务,北京集合。”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78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