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周黄】【school】The cold boy(短打


    018路公交车,黄少天每天去学校必乘的交通工具,每天早上六点四十五出车,第一班。

    周泽楷每天早上六点四十出家门,六点四十四准时到达车站,上车,投币,车厢右侧第十个座位。

    周泽楷始终坐在这个位置,因为这个位置,可以非常方便的看到车门以及阶梯下的一切,而黄少天,又是不习惯走到车厢高处就坐的。

    他们俩一直是班里人看来比较针锋相对的对手,周泽楷在外人看来性子很冷,不好交流,但是文科理科成绩发展非常均衡,但凡在哪一方面稍稍加把劲儿,就绝对是占尽优势的一边,但是他始终没有偏科,一直稳稳的坐在年级前五的宝座上。

    黄少天是话唠,不,也不完全是,至少在解题和竞赛方面,他其实都异常的冷静,黄少天偏科厉害,文科小霸王,史地政大题的分析无懈可击,当然,这只是个表面,这点,全世界恐怕只有两个人清楚——周泽楷,和喻文州。

    

    那么,人物简介大概解释完了,进入正题。

    周泽楷最开始并没对黄少天有过任何想法,他生性比较闷,和人说话太多容易害羞,但这点始终没有人发现,而黄少天可能也是觉得他太闷不适合做朋友,所以从没来和他说话。

    直到那天的午休。

    周泽楷是校草,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有新生学妹摸不清他好像性冷淡一样的底细,初生牛犊般的来找他表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尽管回绝的量再大,已经最大可能的避免了奇葩的出线,也总有好奇心太重喜欢问个为什么的女强人。

    其他男生兴致勃勃的围观周泽楷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那个拉着他袖子不放的高一学妹,而女生更是不愿上前凑这个热闹,这些同班女生都吃过周泽楷的闭门羹,连朋友都做不成的那种闭门羹。

    结果,黄少天出手了。

    周泽楷眼瞧着黄少天有些烦躁的把书扔到喻文州的桌子上,然后从喻文州对面的桌子上蹦下来,直截了当的横插进他和那个女生之间,张口就是一句没头没脑的:“你找我?”

    再之后,周泽楷身边,就只有黄少天越说越快的语速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越来越浓郁的香气。

    那是什么样的香气,周泽楷在翻阅现代汉语词典的时候认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然后进行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查阅,最后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最准确的描述。

    大概,就是旖旎吧。

    江波涛在旁边做选词填空,不经意的碎碎念。

    然后,就误打误撞的让周泽楷接收到了会心一击,从此之后,周泽楷的某些思绪,就好像脱缰野马……

 

    黄少天上车了,周泽楷脑子里的铃铛响了一下。

    今天车厢里的人很多,因为今天有晨雨,黄少天明显被淋了,湿哒哒的,像只小落汤鸡,周泽楷看着他有些气恼的甩甩半湿的短发,挤进人群里,手里捏着MP3不知道在挑什么。

    水珠汇聚在他的发梢,然后随着重力滴落,掉在干净白皙的后颈,然后顺着明显凸起的骨骼,划入衣领里。

    “RH高中到了,请乘客……”

    从拥挤的人群里挪到出口着实费了一番力气,黄少天跳下车,大口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还不等他稍作休息,就又被重重的雨滴砸到了眼皮。

    黄少天低咒一声,在周泽楷终于挤下车之前,跑进了雨幕里。

    大课间休息二十五分钟,一般情况下,如果黄少天昨天提前做完了接下来的课时要讲的练习册,就会跑到操场上和他那群朋友打一场短时间的篮球赛,下课铃响后十秒之内,他一定会收拾好桌子上摆放的东西冲出教室,然后花费大概半分钟从二楼下去跑到操场上和他的朋友们集合,然后开始猜拳分组,而周泽楷在黄少天冲出去五秒钟后,披着外套顺着黄少天走过的路,去了操场。

    操场虽然因为出了太阳干得很快,但还是有积水洼,黄少天他们挽起裤腿,毫不在意,而周泽楷,则是站在篮球场两米处,黄少天这边场地的后方隐蔽处,默默的观看。

    黄少天很明显是战事的主导者,队伍的核心,他从郑轩身后快速转身运球,隔着两个人扔给被揪来凑数的八班的叶修,然后叶修运球两步,假动作迷惑拦在他面前的于锋,再扔给黄少天,然后黄少天双腿发力,小腿肌肉崩出一个更为明显的凸起,三步上篮。

    “好!”黄少天落地,攥拳捶了一下叶修的肩膀。

    他跳起的时候,不大不小的风掀起他的下摆,周泽楷十分清楚的看到他的腰,白皙的,滑腻的肌肤,紧绷着,蓄势待发的样子。

    第三节课下课,一打下课铃,黄少天拎起作业本,从后门出去,顺道把作业本扔给课代表韩文清,挑逗似的捏一下韩文清的胳膊,然后在韩文清发飙捏住他后颈之前逃命。

    男生厕所还算干净,黄少天站在小便池前面,两根大拇指插进胯骨与裤腰之间紧贴的部分,然后一边往下拉拽,一边向肚脐靠拢。

    看到了,周泽楷垂下头,用刘海挡住自己的眼,近乎贪婪的看着黄少天裸露出来的,私密的部分,看他鲜嫩诱人的下体,消瘦突出的胯骨渐渐隐去模糊不清的小腹,还有那截扶在性器根部的细长手指。

    周泽楷觉得自己肯定是病了,放学的时候又下起了雨,周泽楷觉得自己昏呼呼的,好像是低烧,打着伞跟着四米开外的黄少天的背影走到了站牌处,然后眼看着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然后融入人群里,不见了。

    等周泽楷再醒过来,他迷糊了一秒,然后下一秒,他就发觉,他全身都包围着那种,旖旎的气味。

    

    黄少天走过来,一言不发的递给他一杯水,然后把手里握着的药片含进自己嘴里,他的嘴唇慢慢靠近,一向冷淡的周泽楷有些气息不稳了,他的身体越近,那种让人着迷发狂的味道就越是让人上瘾。

    周泽楷,一瞬间好像失去了自制,他一把拉过了黄少天的肩膀,恶狠狠的把他摔倒在床上,有力的双手,撕扯他的衣服,扣子很快被扯散弄松,上衣被剥下来,洁白的上身完整的袒露。

    手指摸上去,就像是摸上了……摸上了……周泽楷也形容不出来,他的作文一向以词汇量缺乏著称,五十分能考到四十还只是考官因为觉得他的字非常好看。

    平坦的胸膛,明显突起的粉红的东西,周泽楷用指尖轻轻拨弄,看他微微发颤然后又伸出舌尖温柔的舔舐,手掌顺着震颤的腰线慢慢滑动到胯部,没有皮带收紧的裤子更是轻而易举的被褪下。

    紧绷的小腹,还有乖乖蜷伏在耻毛中的,鲜嫩水红的分身,周泽楷皱着眉头,手指流连忘返,按上了之后又快速抬起,那可爱的柱体就在这样的刺激中慢慢的变化。

    不够,腹中的饱食感,太少了。

    周泽楷有些焦躁,两只手转变为紧握着黄少天的腰将他的下体隔着轻薄的裤子和自己的紧紧相贴,嘴唇也从胸口慢慢的吮吸着细嫩的肌肤直到口腔。

    还是觉得不够……周泽楷一口叼住黄少天的舌头,舌尖凑近他的上颚,舔吻着,感受着甜蜜的汁液的慢慢分泌溢出。

    手心里的身体颤动得厉害……

    “喂。”熟悉的声音,“别睡了,醒醒起来喝点儿热水。”

    眼前模糊的景象慢慢变得清晰,周泽楷睁开眼,收拢手掌攥紧了手中的一片空虚。

                                 END

越写越偏离主题。有点儿累,灵感跑没了。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