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原创耽美】【校园向】2508(1)

 *故事的起源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是个行为很基的男生,然后他的同桌也是个很基的男生。
*因为是清水向,只可能有肉渣
*这就是传说中严打期间的素食……

     当时天气很不错,Y在楼下打篮球,麦色的皮肤包裹着形状还算不错的肌肉,汗湿的白色背心紧裹着上身,大汗淋漓的样子,帅哭了当时很多围观的妹子。
     H在篮球场边缘搬着板凳坐着,趁着值班老师不在和那群没凳子只能坐在草坪上的男生打扑克。
     老张是“红五”(就是一种扑克游戏,叫打红五)小霸王,虽然遭到众人的一致嫌弃,但还是厚着脸皮过来凑了热闹。
     老张的女朋友也在,坐在老张旁边看篮球,羡煞了只能在篮球场围栏外的一众小女生。
     H甩出一张黑桃尖儿(黑桃A),问有没有人管,老张立马儿甩了张红五出来,H回给他一对白眼儿,老张乐不可支的重新洗了洗手里的牌。
     “又进了!好厉害!”老张他女朋友突然大叫着拍了拍他肩膀,一手的牌掉了一地。

    “哈哈哈哈!完啦!漏牌了你!这把不算!再来再来!”立刻有人招呼着重开牌局。
     老张十万个不甘愿,晃了一下肩膀想把他女朋友的手甩下去,他女朋友当然不乐意,执意往上搭了几次,都被老张甩开了,最后他女朋友一巴掌甩在他后背上,尖声细气儿的说道:“怎么,不服气啊你!”
     老张没说话,等他女朋友不高兴的离开了之后才开始说些个有的没的。
     “有啥不服气的?不就是打个篮球么,你看看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女生!”老张闷声反驳,低下头接着洗牌发牌,一边嘀嘀咕咕的反驳。“什么三连发,什么篮板球,你们这是不知道科比是谁吧?也不知道迈克尔乔丹吧你们?嘁,大惊小怪。”
     牌发完了,H拿着牌怪怪的笑了两声,老张抬了抬眼看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就低下头没再说话。
     H以为老张这是惧内了,便把牌摆成扇子形后紧捏在手上,看老张低下头,毫不犹豫的一拐(guai一声,方言)子糊在了他脑袋上。
     “我操你搞啥呢!”老张叫喊道。,立刻伸长了手臂打算反击。
     H半抬起上身轻易的躲过了,用扇子掩住脸,犹抱琵琶半遮面状看着老张,压低了嗓子得意的说道:“妞儿~哥哥我这把儿赢定了~”
     “诶哟喂~”老张掐着很丑的兰花指,扭捏作态的凑近了H,H也很配合的低下身子来听他说话,再然后就被突然变脸的老张一指头戳在脑门上了。 “快让老子见识见识!”
     “哼!看哥哥我分分钟灭了你红五小霸王的称号!”H装模作样的撸起了袖管儿,势在必得的扬着眉毛。
     “赌五毛!”周围有人起哄道。
     “成交!”
     那边厢爽利的答应了,H这边立刻塌了嘴角,十分不耐的把注意力移回到手里的牌上,“没钱!”
     一直坐在一边儿看他俩耍花腔的李子紧跟着就起哄起来,”诶哟我靠你不是吧你,就五毛!“
     H白了他一眼,心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阴谋!每次玩儿赌钱的我准输!简直就是魔咒!
     “怎么着!英雄你行不行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联盟了?就五毛!”   老张伸出手比出一个大大的巴掌,使劲儿抬高了凑到H眼巴前儿,不过在H眼里,他那双糙的要死的手就像是压着孙猴子的五指山。
     H刚想开骂,就感觉后背一沉,一条汗津津的手臂带着篮球场上带下来的阳光的气息搭上了他的脊背,那重量真是没法儿说,一条胳膊怎么也这么重?
     然后H就感觉整个后背都热了起来,最后听到从头顶上传出来的声音。
     “我出了。”
     Y不知什么时候从球场上下来了,现在正一手拿着水一手搁在H肩膀子上,整个人都顺势倚了过去,靠在H的后背上,带着清晰的灼热。
     H立刻僵了一下,不过没有反抗,由着他把身体的大部分重量压在自己身上。

 
     周围沉默了一瞬,因为谁都知道老张和Y有点儿不对头,但既然Y这次都主动来搭茬,也正好顺水推舟缓和一下他俩僵硬的关系。 
     于是便有机灵的人很快打破了僵局说道:”今儿个有财主!那还不赶紧加注!“ 
H别扭的回过头看Y,可惜人类的脖子没有猫头鹰那么神奇能转那么多个度,他就只能看到Y布满汗水的裸露着的肌肉还有已经湿的可以拧出水的前襟。 
     那么多人的起哄声里H也没说什么,只是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然后在众人的期待下,摇了摇头。 
     下一秒他就很清楚的听到他头顶上传来的笑声,Y的身子因为笑而轻轻的抖了抖,他的脊背也跟着抖了抖,然后他就听到Y说:“你怕什么……这样吧,他这把要是输了,今天的可乐我请。” 
     那在空气里挥动的手指更像是戳在他心窝子上,H立刻回过身子一把挥开他的手,有些怒不可遏的低声骂道:“我操你干什么啊!” 
     然后他毛茸茸的短发就被Y笑着揉了一把,“赶紧出牌!”Y催促道。 H皱着眉头和Y对视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在气势上好像输了那么一点儿点儿,但他相信那一定是因为当时他是坐着Y是站着,海拔高度不同的原因。 
     然后H不情不愿的打起了牌,一张比一张大,李子和老张被压制的一言不发,A君叫苦不迭的说着他也要撑不住了。 赢的很顺利,Y一直压在他身上没起来,下巴抵着他的发旋儿,轻轻研磨,Y看着他兴奋起来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身体挡出的那一片阴影。 
     最后H十分得意的一手抱着Y的脖子一手拎着老张买的可乐回了教室。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