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爱玩儿产出少,圈地自萌。
霆峰文在子博。头像是家喵。
有事私信解决。
子博密码:A01

【叶黄】无标题(1)

我开新坑了,感不感动,开不开心!?
缩小的黄少天那个被我删了,然后我发现我没留挡( '▿ ' )所以……啊哈……

黄少天说:“叶修,你说我总这样跟你一个男生打炮,将来会不会丧失跟女性做爱的能力啊?”
叶修叼着烟:“真正的男人是不会畏惧这种虚无缥缈的理论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居然无言以对。

正值高三毕业季,黄少天和他那甜甜蜜蜜的女朋友终于分手了。
叶修长吐一口烟,眼前的老魏似乎又胖了一圈:“你可以啊,这都打听得到。”
胡子拉碴、黑眼圈浓重仿佛国宝的魏琛痞兮兮的笑着掐掉了一颗烟:“为了你的幸福,我可是操碎了心啊老叶同志。”
“辛苦辛苦,免不了犒劳你的。”叶修掏出手机播了个很熟悉的号码,脸上笑眯眯的,魏琛看着感觉后背一凉。
电话那头的G市蝉声燥人,黄少天叼着冰棍儿把帽子一摘,一边儿用鸭舌帽的帽檐扇着风一边儿接通了叶修的电话。
“喂,老叶,好久不联系了,你最近怎么样,听说你手法有所退步啊!被魏老大打到团灭啊?上大学了你反而不勤于修炼了吗老叶同志?”
“你听老魏吹的吧,我可没承认过啊。”叶修抬眼瞟了魏琛一下,那边魏琛只好扭过头去笑着装没听见。
“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问我考到哪儿了?”黄少天声音忽然远了一下,大概是换了个手拿手机。
“是啊,我猜了几个学校,反正我们这儿你是考不上了,你也就是g市周边那几个……”
“诶我说老叶你现在怎么越来越不要脸呢,你那个学校我闭着眼睛就上了好吗!?而且我跟你说通知书也下来了,你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我还就非去你大学不可了。”
“行啊,作为你的师兄我肯定会好好儿招待你的,记得把你那女朋友也带来啊。”叶修笑的不怀好意,本来还等着被黄少天大骂一通不要戳别人伤口之类的话,结果黄少天那边儿一口应下来——
“行啊,我把她带去,记得你请客啊!”
“……”即使是叶修,也一瞬间懵了,“啊,行。”
然后魏琛就被叶修在“荣耀”上狠虐了一顿。
隔壁电脑桌上的叶修同志咬牙切齿得问:“你不是说他分手了吗!?”
魏琛自知理亏,只好蔫儿兮兮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听云秀说他女朋友要去留学了,还要弄什么绿卡什么的,投奔美帝的怀抱了,讲道理应该分手了才对……”魏琛忽然一拍大腿,“不会是那姑娘还没告诉少天这傻小子吧?”
叶修表情很诡异,看起来苦涩又不像苦涩,抽泣又不像是抽泣,大概就是有些欲哭无泪,挠了挠头,关了游戏扭头就往门外走。
“诶!诶!老叶,你可别看不开啊!”魏琛赶紧追上去一把抱住了叶修肩膀。
“哎呀,干嘛呀,别动手动脚的啊我告诉你,”叶修拍开魏琛的手,晃晃悠悠的往门口走,“行了,算了吧,反正一年也是等两年也是等,再多等等也没事。”
魏琛有点恍惚,他印象中叶修一直是一个很恐怖的人,他跟叶修是同一届,按年龄说其实魏琛比叶修大那么两岁,叶修上学早,家里幼儿教育做得好,正常孩子七岁上小学,叶修五岁半就被家长走后门扔进学校了。
小时候什么学霸学渣啊概念都是挺模糊的,等上了高中魏琛才恍然大悟,叶修这厮根本就是个学痞——
例如魏琛有一天忽然发现叶修的荣耀BGM并不是游戏音乐而是高中数学十二讲,例如魏琛翻看叶修书架上的海贼王第xx册的时候清楚的看到罗宾哭泣着在对话气泡中喊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例如某一天魏琛旁观着叶修自言自语的对着盘里的烧鸡上了一堂生动形象的生物解剖课。
魏琛觉得他跟叶修肯定有一个该去精神科看看了。
最让魏琛觉得心痛的是这招竟然真的有用,叶修的年级排名从没下过前二十,这让曾被班主任看作神一般少年的魏琛觉得备受打击。
高考后魏琛偷偷打听叶修的分数,被叶修打发说跟你一样,这话在魏琛大脑里判断出的结果是可信度为零。
然而当开学那天魏琛真的在入学仪式上看到了作为新生代表致辞的叶修的时候,他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叶修你是不是傻了?”魏琛拎着给新生代表大人买的盒饭,耷拉着脸问他。
“什么呀我怎么就傻了,你小心晚上开团我找你的茬啊。”叶修丝毫不顾及形象,蹲在楼道口的阴凉处打开盖子就开始大口扒饭。
他是真的饿坏了,前一天晚上通宵陪着黄少天打游戏,早上五点多钟才沾到枕头,七点就被拽起来参加新生报到,早饭没吃不说,低血糖都要犯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那分数完全可以去B大啊,你来这干嘛?”
,叶修轻飘飘躲过了魏琛妄图戳他脑门儿的手指,头也不抬的说:“我考的上,他考得上吗?一去就是四年,回来之后人没了怎么办,我找谁要啊?”
“没看出来啊,老叶你还是个痴情种子呢?”
“你啊要没什么事儿就赶紧给我打听打听他现在什么情况了,别在这儿烦我,下午还有一个什么新生入学晚会的彩排,晚上开班会,我这都忙的脚不沾地了。”
魏琛翻了个白眼,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提到那个“他”——就是黄少天,魏琛的徒弟。
黄少天是魏琛高一的时候收下的小徒弟,某一次魏琛在网吧跟同学开黑,世界boss打到一半被对立阵营的一个剑客抢了一仇给拉脱了,一次两次不要紧,可这小剑客是越搅合越过分,偷袭他们公会很多奶妈小姐姐不说,还一大段一大段文字泡的吐废话,偏偏这剑客是个轻剑流,闪避奇高,魏琛拿他没辙,后来魏琛索性也不认真打了,一边夺命连环call叶修赶紧上线他碰到了天煞孤星,一边跟黄少天打拖延。
很久之后魏琛才发觉,妈的不是我的天煞孤星,是叶修的天煞孤星啊!

说起打游戏方面叶修一直是他们那一伙人的核心领导,不管是切磋战还是排位赛,都得叶修出马,声音长相都算网游指挥界的上乘之作,每次上线屁股后面都跟着一串小迷妹(和傲娇着不愿承认的小迷弟)。
当然了,在黄少天之前叶修没有真正的官方公认跟屁虫,后来就有了。
叶修几乎是走哪儿都带着他,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和妖刀夜雨声烦。
在叶修的庇护下没有几个人敢欺负黄少天,上一个跟黄少天挑衅的刺客已经被叶修堵的拒绝上线了。
平时游戏里打打闹闹的,被很多人调戏说你们真是恩爱的不得了,一叶之秋快把夜雨声烦娶回家……什么的叶修还不太在意,直到叶修作为高二学长迎接新生的时候,终于跟黄少天见面,那一瞬间叶修才明白,原来他接受朋友开他们的暧昧玩笑,是因为他自己也期盼这件事情的发生,于是他就这样深陷其中,扭过头,退路已经被他自己亲手毁掉了。

那一天阳光真好,黄少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校服外套系在腰间,粟色偏黄的头发在风中飘飘摇摇。
叶修在新生学生卡发放席上拿着花名册一个一个的点名字,点名字点了一上午他都有些迷糊了,没什么意识的念到黄少天的名字,一抬头看到黄少天正咧嘴笑着打量他胸前的高二学生迎新代表人的卡片。
“叶修?”
黄少天眼睛很大,皮肤白净细腻,带着南方人特有的精致感,两颗虎牙一露出来更显得可爱。
“……少天?”
只此一眼。

黄少天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才来了H市,老家在G市,之所以能第一时间把叶修认出来,功劳都来源于游戏论坛上魏琛偷偷爆出的叶修生活照片——容魏琛解释一下,应广大妹子愿意用金钱交换的要求,他才放出的照片,还曾因此小赚了一笔,并且被叶修狠狠教训了。
接连三天的暴行让魏琛苦不堪言,急中生智的魏琛当天晚上就找上了自己的小徒弟,一番谈话终于套出一句“老叶长的不错啊”,魏琛这才欢欢喜喜的跟叶修领了赏,结束了长达三天的酷刑。
不过黄少天和叶修早就互相知根知底,有一段时间黄少天沉迷手机游戏,数学成绩严重下滑,叶修不得不陪着他把那个手游通关完成,再开视频远程辅导黄少天的数学。
那时候黄少天的模样在视频里高度失真,只能看出个清瘦的身形,跟那天亲眼见到的少年完全没办法比较。

没羞没臊的高中生活开始之后,魏琛觉得自己每天都是瞎的。
翻翻日历,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九天黄少天都留宿在叶修床上,不要问为什么查宿的不管,因为叶修就是查宿的。
黄少天耐热怕冷,冬季时候自不用说,宿舍只有一个小型老式空调,手被冻的僵硬发红,打游戏都困难,黄少天更不乐意下床出被窝了,叶修也是乐得如此,常日里上完课后就钻进被窝里牢牢的抱着黄少天,床头的延伸架子上晾着热水,睡的迷糊的黄少天被喊起来喂了几口水,又缩回被子里去了,叶修总趁着他迷糊,偷偷吻他的嘴。
夏季的时候是魏琛最难熬的时候,晚上从网吧回来,叶修总是刻意把空调的温度调的特别低,晚上睡觉黄少天就会不由自主的伏到他身上,毛茸茸的发顶蹭着叶修的下巴,整个夏天,黄少天枕着叶修的心跳入睡。
最让魏琛讨厌的是,夏季没有厚厚的被子遮盖,叶修这老不要脸的家伙诱骗黄少天做“互相帮助”的那事儿的时候,对魏琛来说简直就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白日宣淫,不堪入目!
魏琛在离了三米远的床上能清晰的听到叶修压低了声音哄着黄少天张腿,吮吻他的皮肤,挺腰摩擦的声音。
一到了这时候,魏琛就不得不赶紧抄起手机光速下床离开宿舍去喂蚊子。
魏琛甚至一度跟公会里的人哭诉让叶修认识黄少天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事没有之一了。

评论 ( 5 )
热度 ( 75 )

© 江湖郎中 | Powered by LOFTER